想起第一次借钱给卢某是2017年9月,那时候作为同事、同学、好哥们的我,毫不犹豫地借了他8万元。到2018年的时候,又用我的名义打了4万元京东金条分期给他。凭借对他的绝对信任,从来没打听过他的钱用在什么地方,也没有要他写过借条,更没有问过他直系亲属的联系方式。可能就是我这份热心,卢某带着我剩下的3万元,于今年2月下旬就消失了。

自从2月下旬联系不上他,微信不回,支付宝不回,电话关机,我还说服自己他可能出差手机掉了(之前有过一次,大约5天,说辞就是他出差手机掉山里了)。3月再次致电的时候,依然是关机,而支付宝3月5日那天还产生了能量。至此,我觉得我剩下的3万多元恐怕要成坏账。至今,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卢某不能在消失前和我说一声,这么多年的友情难道连这3万元都不值吗?

3月陆续有同学联系我,问怎么联系不上卢某了,我这才意识到,卢某的债主不止我一人。他的欠款恐怕已是个无敌洞。目前我们同学4人建了一个微信群,取名“追讨债务小组”,组成员的欠款总计约8万余元。群成立至今没有实质进展,大家都在等挑头的人,而谁都不愿挑头,一来怕是费事,二来还顾念最后那一丝随风摇曳的同学友情。

昨天,雷姐给我打电话,说平安普惠打电话给她,问能联系得上卢某吗。卢某2019年在平安普惠贷过款,当时紧急联系人写的雷姐,银行告知卢某上个月就没有按约还款,如果本月再不还款,就会造成不良记录,同时还要一次偿还清剩余欠款。当我得知,卢某还有1万余元银行分期欠款时,就觉得不太妙,如果和我们玩消失也就罢了,和银行玩消失,恐怕真的遇上什么大坎坷了。我和雷姐半开玩笑说,卢某不会有什么人身意外吧。

今天,在朋友的鼓动下,打了110报警。因为在打之前知乎过,公安是不受理民间借贷纠纷的,因此我打的时候,未提及借款的事,只说1个半月联系不上我同学了。警察似乎对我这案件丝毫不感兴趣,倒是对我目前的所在地非常感兴趣,一遍遍问我具体在什么位置,现在打电话是在哪的,我觉得很是莫名其妙,不过还是如实说了。警察叔叔说让我拨打XX派出所电话,然后就把电话扣了。拨通XX派出所电话,电话那头的警察叔叔似乎我我这个案件也不感兴趣,没大听完我说的情况,就说让失联的那个人直系亲属带着户口本去派出所报案,或者他的配偶带着结婚证去报案,说完不久也把电话挂了。

后来,得知公安不受理民间借贷纠纷,可以去法院起诉,起诉费是25元/万元。让好朋友联系下他的律师同学,待问清流程后,准备这周就去法院走一趟。真是万万没想到,最后的友情竟要以这种方式结束,也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摊上这样的麻烦事。

总之,以后无论什么事,都不会借钱给不在一个城市的同学或朋友了。在一个城市的,除非真是救命,也不会再借钱了。3万元买的这个教训还挺深刻的。终于知道,为何很多大道理人人都懂,却依然好不过这一生。就因为那都是别人踩了坑总结了,你还觉得你怎么会踩这坑,不会。只有自己踩上TM这一坑,再带一脚泥,才会牢牢记得,才会深刻领悟这道理的精髓。在这之前,如果有人反反复复劝告我不要借钱啊,我遇到同学或者朋友借钱,可能还是抹不开面子,或者觉得能帮一点是一点,甚至觉得别人有困难我有能力却不帮帮,我TM还是人吗。经历过这一遭,我想我的心是寒了,铁了,死了。借钱,从我这,以后,门都没有了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4 月 07 日 08 : 17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